主要业务
·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前调查
·商业调查 资信调查
·专业找人寻人
·成都追债公司 成都收帐公司
·财产调查 资产调查
·婚姻心理咨询、婚姻咨询
·子女信息调查
·私人保镖 私人护卫
·成都离婚律师-婚姻外遇过错调查取证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最新更新
·福尔摩斯成都找人公司讲述大学生返校
·15岁少女出走12天仍无音信 成都找人
·成都侦探判断你可能没方跟伴侣同床共
·成都私家侦探我如何才能够享受到美好
·成都侦探公司如何才能更好面对未知的
·成都侦探公司讲述婚外情举证应注意的
·成都私家侦探公司怎样收集和保存离婚
·成都侦探公司讲述婚姻破例该何去何从
实用工具
·成都公交线路查询
·成都地区高校信息查询
·成都移动、联通、电信话费查询
·成都市区电子地图
·成都火车时刻查询
·成都机票查询
·成都媒体查询
·成都人才招聘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男孩从老家步行340公里到广州擦鞋筹钱救母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一定要救妈妈。”

  ——13岁擦鞋男孩骆伟科

  “我生出这个儿子,是我的福分啊!”

  ——骆伟科的母亲

  广州大道北的人行道上,一名身着校服、身躯瘦弱的男孩正埋头给人擦着皮鞋。地上摊着一张大大的求助信。求助信吸引了众多路人围观,一元的擦鞋费,有的人给20元,有人不擦鞋还给200元。

  男孩名叫骆伟科,今年13岁,家住河源市龙川县车田镇坪塘村。爸爸一年前因脑溢血离世。母亲今年2月查出患有脑肿瘤,医疗费用超过几十万元。今年4月,男孩从老家步行340公里,历时一个多月,来到广州替人擦鞋,就是为了筹钱救助病重的母亲。

  母亲查出患脑肿瘤

  由于家里经济不好,骆伟科曾被寄养在家住河源市的小姨家,而15岁的姐姐则与妈妈一起在外地做保姆谋生。

  从今年2月起,51岁的母亲骆如娇在雇主家干活时,频频出现头晕、眼花等症状,并且只要一见亮光就会呕吐。雇主陈某曾两次带骆母前往当地医院就诊,最终确认脑部确有问题。但为避免骆母担心,陈某没告诉骆家实情,而是拿出了6000元现金,又额外补贴了1000元工资,劝其去大医院再次诊断。

  3月,骆母两次来广州就医,最终确诊患有脑肿瘤,但终因几十万的医药费望而却步,只能返回龙川县的老家。姐姐根据村里人说的偏方,给妈妈上山采草药吃,终敌不过病情的恶化。妈妈的视力在一天天弱化、听力也慢慢减弱。想着重病的妈妈和昂贵的医药费,小骆焦急万分。

  决定弃学赚钱救母

  自从爸爸去世后,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在赚钱,一个月1000多元的工资。而今妈妈病倒了,姐姐也回来照顾妈妈,家里顿时失去了生计来源,妈妈的医疗费又从何而来?

  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不读书了,走到广州去擦皮鞋,赚钱救妈妈。

  4月底的一天早晨,他趁小姨外出打工时决定离家出走,没带家里一分钱,没告诉家里任何人。穿着蓝白色校服和红色的布鞋,背上事先准备好的被子、水壶和自制的鞋框,沿着国道线一路南下朝着广州的方向进发。340多公里,开车只要3个多小时,他靠着自己的小脚走了足足30多天,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让妈妈治病。

  出走过程

  小骆自造鞋框,出走时分文未带,一路上:饿了吃野果 渴了喝雨水

  在长达一个月的出走时间里,小骆的去向几乎成了一个谜。他没带走家里一分钱,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决定和去向。和他住在一起的小姨不知道他的去向,直到天黑也不见人影,短时间内,她焦急地哭着也不敢跟住在龙川县的姐姐汇报小骆不见了的事实。

  “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小骆严肃地说。过去,他常和爸爸一起打黄豆,他学会了钉木板、做板凳。他趁小姨不在家时,在家后面的竹林里偷偷钉了一个长方形的鞋框。

  出走那天,早晨7点他便背起行囊离开了家。他懂得看路牌认方向,他知道只要沿国道线走就能到广州。假如走错路,就折回来走到上一个路牌,重新换方向走。

  “家里条件不好,我出来是赚钱的,我没想过拿家里的钱。”小骆懂事地说。肚子饿了,他就摘路边的野果吃,也会储备几个在鞋框里;渴了就喝自来水、河水、雨水;困了就摊开被子在路边的草地上休息。他路过热闹的城镇或村庄,接受过好心人的帮助,30多天里只吃过五次像样的饭;搭过某个大叔半个小时的拖拉机。

  他走破了红色布鞋的底,擦破了瘦小的胳膊留下了痂。他在一个又一个收费站问“这里是哪里”,直到最终听到对方回答他“这里是广州”,这已经到了5月底,距离他离开家已1个多月。

  收入

  擦鞋3天赚到800元

  “即使到了广州,我也没有觉得我的任务完成了。”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小骆眉宇紧皱,双手交错一副纠结的样子,“要等到妈妈治完病,我的目标才算完成。”

  小骆来到广州后,他向路边的一个陌生阿姨询问,“这里哪里人最多?”

  “南方医院那一片吧!”陌生阿姨带他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到了医院对面的太阳城广场附近,他最终决定先在那里摆鞋摊。别人擦鞋2.5元,他擦鞋只要1元,尽管没想过要多久才能筹到几十万的医疗费,但他说,“这样肯定赚得比别人快。”

  很快,13岁男孩擦鞋为母亲治病的消息迅速在大街上流传开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更有市民不为擦鞋直接为他捐款200元。

  才来广州3天,小骆就收到了总共800多元的擦鞋费。近日,新加坡某慈善机构表示将主动筹款给骆母治病。6月8日,广东三九脑科医院也已前往小骆的老家龙川县,接骆母来院治疗。院方表示,骆母的前期检查费和救护车费已全免,总计5000多元。

  治疗

  “能活多久,谁都不好说”

  8日晚,院方接回骆母后迅速诊断,发现骆母右脑右侧长有一颗体积相当于一个鹅蛋大小的肿瘤,神经外五科主任、骆母未来手术的主刀医师鲁明在空中比划着。

  医生从CT影片中发现,这颗肿瘤有60%—70%的可能为恶性肿瘤,但具体要通过手术才能判断。鲁明表示,“能活多久,谁都不好说。”

  目前,骆母脑中的肿瘤生长速度非常快,肿瘤切除手术被安排在下周一进行。院方表示手术费将在4.5万元—5万元,而全部医疗费用将可能在10万—20万之间,具体要视病情而定。这对于一个月只有1000元收入的家庭来说,力不从心。

  担忧

  儿要全力救母 母要儿子返学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一定要救妈妈。”在和小骆的交谈中,这句话小骆提到过很多次。

  采访之余,小骆不停照料着妈妈,帮妈妈擦脸、陪妈妈说话,他偶尔凑到妈妈的耳边,说得最多的是“妈妈加油!”

  骆母闭着的双眼里流出了眼泪,她把头侧向记者所在的方向,微弱地说:“我生出我这个儿子,是我的福分啊!”但据小骆的小姨说,小骆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学校了,“不知道学校是不是算他退学了。”“学要去上啊。”骆母拉着儿子的手,微弱地说。

  当日,院方也为小骆开通爱心捐款账号。本报天天公益也在此呼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在帮助骆母救治重病的同时,也能帮助小骆重返课堂。据悉,小骆此前就读于河源市文昌中学,学费每年400元-500元,伙食费300元左右。


成都调查公司电话:028-85058885

Copyright © 2009 成都调查公司网站fuermosi.net.cn 本站版权归成都数迈科技有限公司 张律师团队所有!

本站关键词: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