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业务
·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前调查
·商业调查 资信调查
·专业找人寻人
·成都追债公司 成都收帐公司
·财产调查 资产调查
·婚姻心理咨询、婚姻咨询
·子女信息调查
·私人保镖 私人护卫
·成都离婚律师-婚姻外遇过错调查取证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最新更新
·福尔摩斯成都找人公司讲述大学生返校
·15岁少女出走12天仍无音信 成都找人
·成都侦探判断你可能没方跟伴侣同床共
·成都私家侦探我如何才能够享受到美好
·成都侦探公司如何才能更好面对未知的
·成都侦探公司讲述婚外情举证应注意的
·成都私家侦探公司怎样收集和保存离婚
·成都侦探公司讲述婚姻破例该何去何从
实用工具
·成都公交线路查询
·成都地区高校信息查询
·成都移动、联通、电信话费查询
·成都市区电子地图
·成都火车时刻查询
·成都机票查询
·成都媒体查询
·成都人才招聘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阆中一男子身亡获赔52万 遗产难分配

今年3月,阆中人郭民(化名)因事故死亡留下52万赔偿款。在家属们处理后事时,一名自称系郭民亲生女儿的人出现了———原来,郭民此前还有一段婚姻,离婚5月后,前妻生下一名女婴,取名胡小丽(化名),郭死亡赔偿协议书上有其签名。

随后,两家人因死亡赔偿款分配问题闹上法庭。胡小丽将郭民的妻子李秀(化名)告上法院,要求对其生父郭民死亡后所得赔偿款分配15万元,同时对郭民生前与李秀婚后共建两楼一底的房屋一幢,自己也依法应当继承。但因胡小丽的母亲去世,郭民的遗体火化,无法做亲子鉴定证实胡小丽是否是郭民“亲生女儿”。在无法证明胡小丽身份的情况下,法院驳回了她的起诉。目前,胡小丽已提起上诉。

如今,20年来首次听说自己身世的胡小丽很纠结,究竟还有哪种方法来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呢?

事情缘起

一笔死亡赔偿款

牵出一个“亲生女”

起诉分配赔偿款

郭民生前可能不会想到,自己死亡留下的一笔52万元赔偿款,会激起如此大的波澜。

郭民生前在河北一家砖厂打工,今年3月25日,因做工不慎跌入土坑被掩埋身亡,其家属与厂方协商后得到赔偿款52万元。赔偿协议书原件显示,乙方5人均在协议书末尾签字并按手印,上面有胡小丽的签名。

不过,胡小丽表示自己并未签字,自己是5月份才知道此事,也一直没分到赔偿款。

昨日联系上当初签订赔偿调解协议的乙方其中一名委托代理人谭确,他表示胡小丽的签名系他人代签,当时胡小丽的外公胡之举(化名)在场,但自己并不清楚这笔赔偿款后来具体如何分配。“一直没有给她说,郭民是她的亲生父亲,也不想把她牵扯进来,怕她受不了刺激。”胡小丽的外公胡之举说,前期处理郭民死亡赔偿一事是自己背着孙女参与的,最初李秀(郭民妻子)表示愿给胡小丽3万元,但前提是要和胡小丽见面。

胡之举说,今年5月,在李秀坚持要见胡小丽的情况下,他告诉胡小丽关于亲生父母的事情。

“当时很惊讶,我一直不晓得我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在阆中一乡镇医院上班的胡小丽说。

随后,胡小丽将李秀告上法院,要求对其生父郭民死亡后所得赔偿款分得15万元,同时对于郭民生前与李秀婚后共建两楼一底的房屋一幢,自己也依法应当继承。

但后来的情况超出了胡小丽和其外公的预料。

从阆中市人民法院获悉,因胡小丽未向该院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系郭民的亲生女儿,该院亦未收集到必要的证据,因此胡小丽不符合作为原告的条件,驳回起诉。

如今,胡小丽尚未从突然有个“亲生父亲”的意外中走出来,又面临着另外一个谜团,如何来证明这段血缘关系?

身世之谜

我到底是不是 “父亲”的亲生女

是的理由

爸妈离婚5个月后,她就出生了

昨日下午,胡之举告诉,他们从未跟胡小丽讲过她亲生父母的事,在小丽母亲去世后,小丽就管舅舅、舅妈叫爸爸妈妈,至今如此。

胡之举说,在郭民与李秀结婚前,郭民与胡小丽的母亲胡某1992年结婚,1994年3月21日经诉讼调解离婚。胡之举说,女儿胡某当年有癫痫病,郭民是上门女婿,后因一些琐事双方通过诉讼调解离婚。成都商报记者查询得知,根据(1994)阆民初字第432号民事调解书证实,郭民与胡某婚后无子女。胡之举说,因女儿有病,智力有问题,离婚时并不知自己有身孕,直到离婚1个月后,儿媳看到女儿肚子有异样,家人才得知女儿怀孕的事实。胡之举的老伴说:“当时也想过让女儿把孩子做掉,但医生说这样对女儿的危险性大,最后就坚持生下来。”

离婚5个月后,胡某在家中产下一名女婴。据当年的接生婆李群芬回忆,1994年8月21日上午,胡某在家中产下一名女婴,后取名为胡小丽。记者查看胡小丽的身份证显示,出生于1994年8月26日,与接生婆的说法前后相差5天。

外公说:“父亲”私下曾希望认她

胡之举称,女儿胡某在小丽3岁左右因病去世。事后,尚未重组家庭的前女婿郭民曾希望能认自己的女儿,并希望两位老人帮忙照管,“我们说认可以,她本来就是你亲生女儿”。不过,当天,郭民因被胡家要求负责胡小丽的学费和上交款(农业税)与胡之举闹翻。之后再未当着胡家人的面见过胡小丽。

胡之举说,后来的一天,上幼儿园的胡小丽突然穿着一身新裙子回家,经向幼儿园郭老师(去年去世)打听,得知裙子正是郭民所买,“这说明他(郭民)心里还是认这个女儿的”。胡小丽也记得当年一名陌生男子给她买裙子的事,但她并不知道那人是郭民。

根据胡小丽提供的和李秀的一场对话录音得知,李秀跟郭民重组家庭1年多后,“(李秀)听说还有个女儿,开始也说把她认过来,你老汉(父亲)回来第一年的时候,给你买的衣服裤子拿去……我最后又去买的衣服,买了过后你老汉给你拿来”。

在胡小丽和外公一家人看来,以上种种迹象表明,自己就是郭民的亲生女。

不是的理由

郭妻:从未听丈夫说起还有个亲生女

昨日联系上郭民的妻子李秀,她表示自己从未听丈夫说起还有一名亲生女儿。李秀说,结婚这么多年,从没见胡小丽上门认过亲,而且丈夫和前妻的离婚调解书早已写明,郭民和胡某根本没有孩子,“如果真的是亲生的,那当时他(丈夫)死了,为啥不来做个亲子鉴定?”对于赔偿调解书上为何有注明系死者女儿胡小丽的签字,李秀解释说是有人代签,随后便挂掉了电话。

为证实胡小丽是否是郭民的亲生女儿,阆中法院的承办法官曾到郭民生前居住地进行调查,不过村民们表示不知道郭民有一个女儿。胡之举说,自己也曾陪同法官找到郭民的养父母,但对方表示不清楚儿子有胡小丽这个亲生女儿。

鉴定之难

没有同胞兄弟姐妹 无法做亲子鉴定

如果不是因为郭民的死和后来的官司,如今在阆中一乡镇医院上班的胡小丽也许永远不清楚自己的身世,但她目前无法证明自己是郭民的亲生女儿。胡小丽说:“我也找过成都的亲子鉴定中心,但母亲死了,他(郭民)的遗体也火化了,我又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他们说根本无法做鉴定。” 另外了解,郭民的亲生父母也已去世。

其他同胞兄弟姐妹,因此做亲子鉴定已无可能,此外,如果用郭民亲生父母的尸体和小丽母亲的尸体,也可鉴定小丽与郭民的父母是否有祖孙关系,但尸体埋葬这么多年,不知道是否还能提取有效的鉴定物。

小丽说,曾有人建议她可以通过开棺验尸的方法来从侧面证实自己是郭民的亲生女儿,“但我绝不会那样做,太违反人伦了”。

小丽说,自己活了20年,第一次明白自己的身世,目前只希望能有其他办法弄清自己的身世之谜心。


成都调查公司电话:028-85058885

Copyright © 2009 成都调查公司网站fuermosi.net.cn 本站版权归成都数迈科技有限公司 张律师团队所有!

本站关键词: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