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业务
·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前调查
·商业调查 资信调查
·专业找人寻人
·成都追债公司 成都收帐公司
·财产调查 资产调查
·婚姻心理咨询、婚姻咨询
·子女信息调查
·私人保镖 私人护卫
·成都离婚律师-婚姻外遇过错调查取证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最新更新
·婚前调查需要调查些什么?
·怎么挽救出轨的婚姻?
·男人想出轨怎么办?三招教你如何管制
·妻子屡次出轨怎么办?
·老公出轨怎么办?聪明的做法是?
·离婚想多分财产?那就看看另一方有没
·女博士五天被骗85万,成都侦探公司教
·丈夫出轨怎办?找福尔摩斯成都私家侦
实用工具
·成都公交线路查询
·成都地区高校信息查询
·成都移动、联通、电信话费查询
·成都市区电子地图
·成都火车时刻查询
·成都机票查询
·成都媒体查询
·成都人才招聘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走失的真相 竟是亲生父亲所为

  
   由于生活的重重压力,他将自己推向了罪恶的深渊,竟将亲生骨肉视为“包袱”欲以丢弃......

    男孩失踪

  地处上海东北部的五角场百货大厦林立,整日顾客如云,一片繁华景象。

  2009年4月25日下午2点30分,来自江西上饶的郑先生驾驶着黑色桑塔纳轿车,带着妻子和2岁的儿子小超一起到五角场图书批发市场进货。郑先生到上海做生意已经好几年了,他目前在松江大学城经营着一家书店。

  到了批发市场后,郑先生像往常一样,将车子停在图书批发市场附近的武川路边一条弄堂内后,看到儿子躺在后排的座位上睡得十分香甜,便对妻子说:“一路上儿子累了,不要叫醒他,就让他在车上睡一会吧,反正我们很快就回来的。”为防止车厢内空气混浊闷坏孩子,郑先生临走前还特意摇下后排的车窗,留下一道缝隙通风。

  一个小时后,当郑先生和妻子进完货,打开车门后,眼前的情景顿时让他们大吃一惊,后排的座位空空如也——儿子不见了。再仔细查看后车门,发现已经被解锁打开。焦急的郑先生一边大声呼叫着儿子的名字,一边不停地询问路人是否见到有人从车里抱出过孩子。而他的妻子则瘫坐在地上,啼哭道:“超超,我的宝贝,你在哪里啊!”

  光天化日之下,2岁男孩在轿车里神秘失踪的消息,很快就惊动附近的居民,人们纷纷围拢上来询问情况。遗憾的是,谁也没注意有人抱走孩子。失魂落魄的郑先生在路人的指引下,来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报案。

  可疑男子

  接到报案后,派出所民警立即随同郑为华赶赴现场。与此同时,分局刑侦支队的侦查员也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地处武川路8号北侧50米处,马路对面则是名为“三湘世纪花园”的居民住宅小区。

  经勘查,侦查员在现场没有发现嫌疑人留下的痕迹,对周围居民和路人的走访与调查,同样也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庆幸的是,“三湘世纪花园”地下车库的进出口处的一个监控探头正好对着那条弄堂。于是,侦查员调看了案发当天下午的监控录像。据小区的保安介绍,由于是一条死弄堂,平时极少有人进出。监控录像也表明,案发当天下午进出这条弄堂人数只有八九个,车辆也没有超过5辆。这无疑对缩小侦查范围带来极大帮助。

  果然,随着监控画面的播放,一名身穿蓝色上衣的骑助动车的中年男子引起了侦查员的关注。画面显示:下午3点2 2分,这名男子骑着助动车东张西望缓缓进入弄堂,围着郑先生驾驶的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兜了几圈。3分钟后,当他骑着助动车快速离开弄堂时,胸部前衣服却显得鼓鼓囊囊,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他的颈部下还隐约露出一个小脑袋。下午5点0 8分,该男子又骑着助动车再次进入弄堂,这次他的身后还坐着一个人。2分钟后,该男子重新快速骑车冲出了弄堂。紧接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也尾随他驶出。

  经过对这一系列监控画面的分析,侦查员认为,这名身穿蓝色上衣的骑助动车的中年男子的行迹十分可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但如果真的是他拐走男孩,那他为什么又再次返回弄堂?那辆尾随在他后面的电动三轮车是否是他的同伙?带着重重疑窦,侦查员继续展开缜密的侦查。

  找到男孩

  儿子在闹市中心突然失踪,郑先生和妻子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夫妻俩心如刀割,寝食不安,整天神情恍惚,以泪洗面。书店也停止了营业,全身心地扑在寻找儿子的事情上。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郑先生印刷了3000多张寻人启事,上面写道:“郑X,男,2006年12月出生,身高约80厘米,上身着蓝色毛衣,黑色裤子,白鞋……”文字上方,是儿子可爱笑脸的照片。他们分头将寻人启事张贴在五角场地区的大街小巷和上海市区的各个火车站、汽车站,边贴边向路人哭诉道:“好心人帮帮我们吧,让孩子重新回到我们身边。我们跪下来求求你们、谢谢你们了!”与此同时,寻子心切的郑先生还主动向上海的一些新闻媒体求助,希望能够借助新闻媒体广泛的影响力,能有更多的群众提供儿子下落的线索,帮助他早日寻回儿子。

  当媒体刊发了小超神秘失踪的消息后,立即在上海市民中引起巨大反响,人们纷纷向媒体提供男孩的线索。但经过核查,均被一一排除。

  一天,二天,三天,小超已经失踪了整整三天,但他的下落依然杳无音信。郑先生夫妻俩差不多都要绝望了。

  就在这时,28日中午1点左右,侦查员突然接到郑先生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儿子已经在浙江嘉兴找到了,特向侦查员报个喜,并且要求撤案。电话中他话语里充满着喜悦之情,再三感谢警方,花费巨大的精力,帮助他寻找儿子。

  侦查员在惊喜之余,不禁又隐约产生一丝疑惑:小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嘉兴?如果是人贩子拐骗过去的,那人贩子怎么又会舍得将好不容易得手的男孩扔下?郑先生又是怎么得知儿子在嘉兴的呢?侦查员当即决定不能因为男孩找到了,就匆忙撤案。在没有把整个案情彻底搞清楚之前,此案必须继续一查到底,这既是对郑先生本人负责,也是对新闻媒体和广大市民有一个完整的交代。于是,他们立即通知郑先生到五角场派出所来一趟。

  在派出所里,郑先生不紧不慢地说:“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就在我对能否找回宝贝儿子几乎失去信心的时候,晚上突然在马路上遇到一个好心人拉着我的手说,现在一些人贩子在上海拐骗到男孩后,都将男孩贩卖到浙江、江苏等省,你和这些地方的公安机关联系一下,说不定会有希望。回到家里,我把那好心人的话告诉妻子后,她也说,好像听说有人在网上发过帖子,说是我们的儿子被拐卖到了浙江嘉兴。听她这么一说,我确信,儿子肯定在嘉兴了。我便立即打电话到嘉兴市公安局询问。一问,果然有一个无论是年龄还是外貌特征都和我儿子相符合的疑似迷路的男孩,目前寄养在嘉兴市福利院。于是,我马上和妻子以及儿子的舅舅、舅妈等乘坐火车赶到嘉兴。在当地民警的陪同下,我们在福利院终于找到了失踪3天的儿子。”

  郑为华这些颇带几分离奇色彩的叙述,不但没有消除侦查员的疑惑,相反进一步加大了此案的疑点。当郑先生离开派出所后,侦查员立即和嘉兴市公安局取得联系,并且迅速驱车赶往嘉兴。

  嘉兴团圆

  时空从上海切换到浙江嘉兴,郑先生的儿子小超究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嘉兴?

  朱远彬是嘉兴市南湖区公安分局东栅派出所的一名巡逻民警,25日下午1点30分,正在巡逻的他,突然接到指挥中心的电话,说是在格林小镇附近有一个哭哭啼啼的小男孩,好像是迷路了,指令他立即前去处置。当朱远彬赶到现场时,看到一个2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大声啼哭,男孩上身穿一件蓝色的外套,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一双白色球鞋,外表看上去挺干净的。朱远彬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孩肯定是不小心和父母走失了,但他询问周围的群众,都说不认识这男孩,在原地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也不见男孩的父母前来认领,只得先把他带到派出所里。

  在派出所里,小男孩见到有这么多的警察叔叔、阿姨陪伴着他,马上就停止了哭闹。由于男孩太小,还不会说话,民警无法从男孩的口中获知他的家庭住址、父母或监护人等信息。翻遍男孩衣服的口袋,也找不到任何信息。最后,民警只得暂且将男孩送到嘉兴福利院寄养,并且继续通过各种信息渠道查找男孩的父母。

  28日上午,嘉兴公安局接到一个来自上海,自称是迷路男孩的父亲,郑先生的电话,说是马上赶来认领自己的儿子。当郑先生急匆匆赶到派出所后,民警核对了他的身份,然后让他看了男孩的照片。一看到照片中男孩,郑先生全家人立即激动地叫了起来:“啊!这就是我们的超超,宝贝,爸爸、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随即,民警带领郑先生一家人来到福利院。终于在楼梯拐角的一个房间,他们看到一个小男孩。“是他,他就是我们的儿子超超。”郑先生的妻子迅速奔上前,将儿子搂抱在怀里久久不肯松手,而超超见到妈妈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小嘴一瘪,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妈妈的脖子。

  疑点重重

  一个两岁的男孩怎么会突然独自出现在了远离上海的嘉兴?由于小超还不会说话,他是如何来到嘉兴就成了一个谜。当一家还沉浸在“合家团聚”的幸福之时,上海杨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的侦查员驾驶着警车也来到了嘉兴市公安局,他们急着要将这个谜底破解。

  在嘉兴公安机关的全力配合下,上海的侦查员在当地通过调查走访后,结果发现此案的疑点越来越多:

  首先,嘉兴的民警找到这个男孩是在25日的下午1点30分,然而郑先生却是在当天下午的3点50分左右到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报案,说是自己的儿子在轿车里失踪了。根据他的说法,当天下午2点到3点的时候,他还和儿子在一起,时间上明显存在很大的矛盾。

  其次,侦查员在调阅了沪杭高速公路的道口监控录像后发现,案发当日,郑先生曾驾驶自己的黑色桑塔纳轿车,有出上海市境往嘉兴方向的记录,时间定格在下午1点05分,也就是在他报案前2个多小时。这个时候,他驾车到嘉兴去干什么?

  最后,郑先生在打电话给嘉兴的公安机关寻找儿子时的指向性非常“精确”,是直接就打到南湖区公安分局东栅派出所,给人的感觉是,他似乎有先知先觉,早就知道儿子在这个派出所里。而他又是通过什么线索和渠道获知儿子被嘉兴警方找到的呢?

  经过反复分析后侦查员认为,此案绝非寻常,报案者郑先生一定隐藏什么“难言之隐”。为此,侦查员决定将郑先生直接传唤到刑侦支队讯问。

  当郑先生得知警方换了地方找他谈话时,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踏进刑侦支队的讯问室后,看到侦查员个个神色严峻。面对侦查员“抛”向他的一个个问号,他的双腿竟然微微颤抖,脑门上不断沁出汗珠,低着头始终不说一句话。一旁的侦查员看着郑先生这副惊惶失措的模样,顿时明白:“有戏”。最终,经过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教育,郑先生结结巴巴地说道:“对不起,警察,我欺骗了你们,欺骗了新闻媒体,欺骗了上海市民。儿子是我自己驾车扔到嘉兴去的。我罪该万死! ”话音未落,便跪倒在地上。

  失踪真相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他为何要如此狠心丢弃自己亲生儿子呢?据其交代,小超是他的第二个孩子,他还有一个13岁的女儿,目前正在浙江宁波读书。原本他在江西老家开着一家书店,生意还算不错。为了进一步发展自己的事业, 2009年3月,他向亲戚朋友借了一笔钱后,满怀壮志,带着妻子、儿子来到上海,在松江大学城开出了一家连锁店。他想,凭着自己多年经营书店的经验,在大学城这个“知识密集”的地方投资开店,肯定会很快就收回投资,赚取利润的。

  谁知,从开门营业的第一天起,生意就每况愈下,“上海这个海,是个深不可测的大海,我根本就想不到生意会这么难做。也可能今年正好是经济危机,不谈盈利,仅仅是保本,我每天最起码也要做到2000元的营业额,但现在顶多只能做到100多元。”郑先生叹息道。生意不好,可各项生活开支却一分不能少,除了全家三口在上海的日常生活费用,还有女儿读书的学费、请家教的费用等。同时,每个月还要寄钱回老家赡养父母。更让他揪心的是,一些当初借钱给他的亲戚朋友也开始不断催他还债。

  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其情绪坏到了极点。一天,他又接到朋友打来要他还债的电话时,正巧儿子超超在一旁吵闹,他顿时怒火中烧,挥手就打了他几下。这下,儿子哭闹得更加厉害了,“臭小子,你再闹,我就把你扔了!”突然间,他萌生出将儿子这个沉重的“包袱”一扔了之的念头。其实,从儿子出生的第一天起,就由他的丈母娘带养着,他整天在外忙着做生意,基本上没有带过儿子,和儿子接触很少。因此,对儿子的感情较冷漠,而儿子看到他这个爸爸也不亲。

  由此,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人们也就看到了如前所述的,由郑先生精心策划、自编自演的“儿子失踪”的奇案。只是,后来随着警方的侦查越来越深入,新闻媒体的介入也使得“男孩失踪案”引起上海市民高度关注,眼看事情发展到越弄越大、不可收拾的地步,郑先生开始慌了。为了掩盖真相,3天后,他只得打电话给嘉兴公安机关,从当地福利院领回了儿子。而警方的“不依不饶”,最终揭开了此案的真相。

  郑先生自己将活泼可爱的儿子丢弃到外地的消息激起了上海市民的愤怒。同时,他的妻子和家人也都气得病倒在床。他的父亲当即就甩了他几巴掌。其80多岁的祖母老泪纵横,怒骂道:“你简直就不是人,这么好的孩子也狠心扔掉啊!”

  由于谎报案情,上海警方对郑先生实施了拘留。在拘留所里,郑先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知道,我的行为丧失了人性,连畜生都不如。我对不起关心我的人,对不起妻子和家人,更对不起儿子,希望他将来长大后,不会记恨我。”

  2岁的超超是幸运的,在上海与嘉兴两地警方的共同努力之下,又回到了亲人的怀抱。但这个离奇的案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思考:郑先生在面对生意亏损等多重生活压力下,为了摆脱经济上的困境,竟然采取丢弃自己的儿子的方式来缓解压力,让人匪夷所思。他的行为既违背了人性,也触犯了法律。据悉,郑先生将因涉嫌遗弃罪,受到法律的制裁。

 

 


 


 


成都调查公司电话:028-85058885

Copyright © 2009 成都调查公司网站 www.fuermosi.net.cn 本站版权归成都数迈科技有限公司 律师事务所所有!

本站关键词: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侦探社 成都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