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业务
·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前调查
·商业调查 资信调查
·专业找人寻人
·成都追债公司 成都收帐公司
·财产调查 资产调查
·婚姻心理咨询、婚姻咨询
·子女信息调查
·私人保镖 私人护卫
·成都离婚律师-婚姻外遇过错调查取证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最新更新
·私人侦探告诉你永远不要做别人的小三
·2018《婚姻法》:关于结婚彩礼的新规
·丈夫单方废弃冷冻胚胎,法院判给妻子
·私家侦探教你如何对付7种类型的小三
·男上司骚扰,成都侦探教你巧妙拒绝
·婚外情调查公司讲述最易被戴绿帽的六
·做了别人的第三者该怎么走出来?
·婚姻调查显示女人都会经历婚后5大感
实用工具
·成都公交线路查询
·成都地区高校信息查询
·成都移动、联通、电信话费查询
·成都市区电子地图
·成都火车时刻查询
·成都机票查询
·成都媒体查询
·成都人才招聘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纵横 > 正文

黑车拉客--挤满地铁口

    李明(化名)戏言,他每天的回家之路,简直就是一场智力、毅力外加运气的测验。

  李明家住番禺区南村镇,在客村一家公司上班。对他来说,乘坐地铁三号线,到汉溪长隆,再转乘地铁接驳9号线,是最简便的回家方式。

  但是事情往往却并非这么简单。走出地铁口,他首先必须要冲破聚集在地铁站口拉客摩托仔及蓝牌私家车主的纠缠;好不容易到达公交车站,那半小时才有一班的地铁接驳线,又让人等得望眼欲穿,如果能够在十分钟内坐上那车,那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了。

  有时实在等不及,要坐出租车回家,可那些聚集在地铁口的出租车,却几乎全都来自清远、阳江等地的“黑车”。

  好不容易盼来一辆番禺本地出租车,但他们却大多不愿打表,20元的路程,开口就要30元。

  让李明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的是,与本地出租车不愿打表截然相反,那些来自外地的出租车,现在居然安装了广州本地的出租车计价器,可以按照广州本地出租车打表计价。

  “黑车”挤爆地铁口

  9月7日傍晚6时,记者与李明乘坐地铁三号线,到达汉溪长隆站。刚刚走出地铁D出口。一群拉客仔就围拢过来,争先恐后地询问着“老板,去哪里???”

  在他们身后,地铁站旁的路边,停满了摩托车、蓝牌私家车,几乎将地铁口通往马路的通道全部堵死。每一个从地铁口出来通过这里的人,都会被他们反复追问:“坐车吗?”、“去哪里?坐不坐车呀?”

  地铁出口前,站着两名身穿制服的地铁站员工。远远注视着这些拉客仔。李明说,如果没有这些地铁站工作人员,那些拉客仔就会围堵在地铁站出口,让每一个进出的乘客都必须不胜其烦地接受他们“询问”。有了这些地铁站员工值勤,那些拉客仔才收敛了一些,不敢进入地铁站出口拉客。

  从地铁站出口,到公交车站约十多米远的路旁,停放着17辆蓝牌车,摩托车则难以计数。沿途,我们不断被拦停,被包围,被反复询问。

  从地铁站到南村镇政府,如果坐出租车打表计价,费用约20元左右。这些蓝牌私家车,开价从25元到40元不等,有的甚至表示他们还可以提供发票。

  李明说,这些蓝牌私家车,与乘客讲好价后,有的还会在中途强行加价。有一些还是套牌车。有一次,他乘坐一辆蓝牌私家车,恰好遇到执法部门查车,车主为了逃避处罚,驾车在路上疯狂逃窜,把他惊出一身冷汗。从此以后,他就再也不敢乘坐这种蓝牌私家车了。

  地铁接驳车难

  走出拉客仔的包围,来到地铁站旁的公交车站。车站里,排队候车的市民已经排起长队。

  在汉溪地铁站,有三条地铁接驳线路———前往南村镇的9号线、祈福新邨的10号B线及大夫山的10号A线。

  “我们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都还没车来!”在前往祈福新邨的10号B线候车站,排在最前面的一位市民说。在她身后,排着约二三十名乘客。这些乘客纷纷抱怨说,地铁接驳线班次太少了,每次都要等很长时间。

  对于地铁三号接驳公交车的问题,反映由来已久。今年8月26日,祈福新邨业主“ccocm e”曾在小区论坛上发帖,“声讨祈福地铁接驳线”:当天早晨7时15分,他在小区等地铁接驳线到汉溪长隆站,“队伍已经排到200米长左右,乘车人数上百人,从7:15一直等到8:00才来了一辆车……”引起数十位居民强烈响应,纷纷跟帖指责地铁接驳线“车少、服务态度差”。

  李明说,9号接驳线,比10号线更为稀疏,更难等

  “在这里等公交车,真是一件难熬的事情。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回来,经常一等就是半个小时;你等得实在受不了,想去坐其他车,可能刚刚上车,它就来了。偶尔能够在五分钟内等上这辆车,那肯定这天是撞大运了。”

  这一天,记者与李明在现场等了将近20分钟,都没有见到地铁9号接驳线前来。

  “神奇”的外地出租车

  实在忍不住了,李明决定不再等了。

  公交车站外,停着一排绿色的出租车。但走近仔细一看,记者才发现,它们全都挂着粤Q (阳江)和粤R (清远)等外地牌照。9辆出租车里,没有一辆是广州本地牌照。

  “上车吧,25块!”一位出租车司机热情地拦住李明。

  “你们能打表吗?”记者问。

  “要打表可以啊!”他回答说。

  最后,记者和李明乘坐了一辆车牌号为粤R W 1378的清远牌照出租车。途中,这名司机表示,由于清远坐车人少,“生意不好”,所以才到广州这边来拉客。

  到达南村镇政府,计价器显示车费为19元———起价7元,每公里2.6元,与广州本地出租车计价器一致。他打印了发票,记者仔细一看,惊讶地发现,发票上显示的车牌号变为了粤A W 1378———车牌号一致,只是地区编号由清远变为了广州。

  对此,他坦承计价器进行了改装。这是在哪里改装的?怎么改装的呢?他回答说:“这个你就不用问那么多了,你又不是记者,问那么多做什么?”

  一位广州本地正规出租车司机为记者揭开了谜底。他表示,根据规定,出租车的计价器是不允许随便调整的,必须要经过计量部门的批准,并且每年还要进行两次校验。但这些外地出租车司机,找到一些计价器厂商的技术人员,私下给他们一些钱,按照其要求,帮助调整了计价器内部数据。

  “8公里以内就一样的,8公里以外,就会跳得很快。”这位司机说,“以我们来说,35公里之后,才会跳到3块9(加收50%空返费)。他们就是15公里,有的8公里,就会跳到3块9。”

  本地出租车不打表

  李明说,今年8月初,他陪朋友到长隆水上世界游玩。晚上回家时,停在长隆里候客的一些番禺本地出租车,居然全都不愿打表,23元左右的路程,有的开价30元,有的开价40元,还有人开价50元,足足比打表高出一倍。当月底,他从外地出差回来,坐机场大巴到祈福酒店后,想打车回家。结果接连拦了几辆车,也都不愿打表,开价也比正常价格高出许多。

  9月8日晚7时许,长隆欢乐世界大门前路旁,停着七八辆番禺本地出租车。佯装成游客的记者刚刚走到路边,他们就一起围拢上来,拦住记者去路。

  当记者表示要去南村镇政府门前时,他们纷纷开价30元到40元不等,但就是没人愿意打表。

  记者抱怨价格太贵,一位司机大声说道:“这里就是这样了啦!你不信去试一试。”

  记者挨个询问了停在路边的这些出租车,果然,没有一辆车愿意打表。

  在记者坚持要打表的情况下,一位出租车司机回答说:“要么就不打表40元,打表就加上10元”。

  随后他们解释称,这是因为他们进来拉客,要交10元钱的停车费,这笔钱要算在乘客身上。

  在祈福酒店门前,也同样如李明所说,一些番禺本地的出租车大多不愿打表。小区居民也曾对此在网上发帖指责。

  “黑车”与接驳巴士的恶性循环

  关于汉溪长隆地铁站口黑车猖獗的情况,周边居民抱怨已久;媒体也曾经多次报道。仅仅今年7月和9月,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及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均分别进行专题报道。但国庆假期,记者看到,地铁口仍然聚满摩托车拉客仔、蓝牌私家车和外地出租车。

  “被抓住了,罚款最少一万”。从这些“黑车”司机口中我们得知,有关部门对他们也曾进行过打击和查处,并且处罚措施也不可谓不严厉。那么,为何那些黑车仍然屡禁不绝、依然猖狂?

  单纯打击黑车,只能是治标不能治本。


成都调查公司电话:028-85058885

Copyright © 2009 成都调查公司网站 www.fuermosi.net.cn 本站版权归成都数迈科技有限公司 律师事务所所有!

本站关键词: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侦探社 成都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