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业务
·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前调查
·商业调查 资信调查
·专业找人寻人
·成都追债公司 成都收帐公司
·财产调查 资产调查
·婚姻心理咨询、婚姻咨询
·子女信息调查
·私人保镖 私人护卫
·成都离婚律师-婚姻外遇过错调查取证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最新更新
·七种容易外遇的婚姻
·相亲女性最不愿交往的几类男人
·离婚的条件有哪些,介绍几个条件给你
·老婆出轨要和我离婚怎么办教你几招轻
·私人侦探告诉你永远不要做别人的小三
·2018《婚姻法》:关于结婚彩礼的新规
·丈夫单方废弃冷冻胚胎,法院判给妻子
·私家侦探教你如何对付7种类型的小三
实用工具
·成都公交线路查询
·成都地区高校信息查询
·成都移动、联通、电信话费查询
·成都市区电子地图
·成都火车时刻查询
·成都机票查询
·成都媒体查询
·成都人才招聘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纵横 > 正文

陈永贵的儿子涉毒被刑拘?原来搞错了两个“陈明亮”张冠李戴

    对于山西人民来说,任何有关陈永贵的消息都有足够被关注的理由。而半个月前,天津某刊物上一则“原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之子涉赌涉毒被刑拘”的消息,更吸引了众多读者的猜想和担忧。消息很快被转载,民间的纷纷议论甫起欲浓。紧接着,一则“虚假报道混淆晋渝陈明亮”的消息和随即而来的转载媒体的更正启事,又让大家在释然之余感到惊愕。

  也许,文作者和刊载者的本意不过是哗众取宠?然而,被牵连其中的两个主人公那与众不同的身份背景,却使这个事件无形中被罩上一层类似娱乐的模糊色彩。

  导火线 “陈永贵之子陈明亮涉赌涉毒被刑拘”

  9月21日夜里,山西某文摘刊物的夜班编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就是陈明亮本人。你们登的那个事件的主人公不是我,是同名同姓。”陈明亮希望能就该刊9月22日(注:由于是周二刊,刊印日期为22日的报纸其实在两天前就已付印并送发给订户了)第4版刊载的《陈永贵之子陈明亮涉赌涉毒被刑拘》一文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确实是一篇惊人之作:6月5日,随着重庆市公安局对某酒店一次突袭行动的结束,一条爆炸性新闻传出:重庆市最大的古玩商陈明亮涉赌涉毒被警方当场抓获。“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主要涉案人乃是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原大寨党支部书记陈永贵之子,现任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重庆山西商会会长、重庆古玩商会会长、重庆江州集团董事长陈明亮……在重庆公安局长致市民公开信中所罗列的数十个黑恶团伙的首犯中,陈明亮位居榜首!……”

  该文的“横空出世”,很快被一些网站惊呼为“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看到这篇报道的朋友将消息告诉了陈明亮,陈于是给报社打来了问讯电话。

  信号弹 原来“这鸭头不是那丫头”

  真“罪魁祸首陈明亮”的履历是:重庆市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1976年高中毕业后进入重庆长江仪表厂工作。1981年开始下海并南下深圳,1991年回到重庆。拥有亿万身家,喜好收藏,尤好高档古董。2005年斥资1.4亿元在重庆人民广场打造了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泰古三峡古玩城,年销售额达5亿元。2006年当选重庆市古玩商会会长,为“重庆最大古玩商”,渝中区人大代表。2009年秋在重庆市打黑除恶行动中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组织卖淫罪被逮捕。陈明亮被捕前是当地知名人物,当地媒体也曾将其作为商界英才屡次报道过。

  被张冠李戴牵涉其中的陈明亮的履历是:生于1969年,山西昔阳人,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之子。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硕士学位,曾任澳大利亚成功商务集团董事和广东东莞新中食品有限公司主席。现任北京福阅投资公司、重庆正一实业有限公司总裁。2008年10月全票当选为重庆市山西商会筹备组组长,2009年1月8日当选为重庆市山西商会首届会长。2008年12月17日当选为太原新晋商联盟副主席。

  作为陈永贵的小儿子,陈明亮的经历不免让百姓感到好奇。由于陈明亮正在日本出差,记者未能联系到他本人进行采访。但从一篇名为《陈永贵后人的平常人生》的文章中,我们可以增进一点对这位前副总理之子的了解:

  “小儿子陈明亮经历最坎坷。他是在父亲去世后几个月考上当时的北京师范学院的。当时家里很困难,最糟时身上只有3毛5分钱,也就在这个时候,陈明亮萌发了以后做生意的念头,他感觉要改变这种一穷二白的现状,做生意是条途径。从大二开始,陈明亮就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毕业后他进了一家公司,之后开过发廊和餐馆,当过商贸公司经理,做过股份制企业的董事长。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去了澳洲,进修了两年工商管理之后开始做贸易。陈明亮说,当时的市场秩序很不规范,坑蒙拐骗的现象经常发生,这期间,他有很多赚大钱的机会,但都放弃了。因为父亲是陈明亮心中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也是促使他合法经商的一盏明灯。‘有的事情也许陈明亮可以做,但陈永贵的儿子不能做。我不能给父亲丢脸。’”

  “陈明亮最得父亲陈永贵的喜爱,也是他去世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孩子。他的老伴宋玉林曾说过:‘1986年3月26日老陈去世那天,他流着眼泪对我说:本打算再多活四年,想亲眼看着明亮考上大学,现在看来,老天连四个月的时间也不给我了,陈家至今还没出过大学生,咱俩连小学也没读过,可惜我连这点愿望也实现不了了。’”

  而陈明亮以自己的努力告慰了父亲的在天之灵。

  其实,陈明亮早就作为新闻人物涌上过传媒的风口浪尖。2002年4月23日起,《北京青年报》在“每日连载”栏目,开始连载吴思所著的《陈永贵——毛泽东的农民》一书。连载刊出后,陈明亮和母亲宋玉林将作者吴思及北京青年报社告上了法庭,认为该书所述的大量情节与事实不符,造成了对陈永贵名誉权的侵害,要求二被告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10万元。2003年4月22日,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该书部分情节客观上对陈永贵形象有贬损,造成了陈永贵的社会评价降低,已经构成对陈永贵名誉的侵害,判令吴思、北京青年报社向原告刊登致歉声明,判决吴思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两万元,判决北京青年报社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二被告不服,依法提出上诉。但二审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此案当年曾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在京部分法学家、史学家曾围绕此案举行了学术研讨会——传记文学应该如何撰写、如何在法律的框架下寻求发展、作者和出版者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有人评论说,从这个角度上讲,陈明亮为当今中国法律制度的完善做出了积极贡献。

  忙奔波 “虚假报道”惹怒商界

  《陈永贵之子陈明亮涉赌涉毒被刑拘内幕》一文的见报,将川晋两地的商会惊出一身汗。在他们看来,这篇文章简直可以用“诬陷”来定性(见世界晋商网“关于《××文摘》及《××报》诬陷新晋商联盟副主席陈明亮的郑重声明”),并认为“文章严重攻击诽谤及侵害陈永贵同志和陈明亮的名誉,同时对重庆山西商会和太原新晋商联盟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他们立即应“积极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重庆山西商会秘书长朱鹏曾对媒体表示:此消息完全歪曲事实。中国有13亿人口,同名同姓者很多,这两家媒体却把陈明亮先生的简历与涉黑的重庆陈明亮的简历有意拼凑在一起,炮制出这样一篇报道,主观上已是有意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假新闻,侵害了陈永贵和陈明亮的名誉。现在他们已向相关媒体发出强烈抗议,并通过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向相关媒体发出律师函,要求消除影响并保留进一步交涉的权利。

  9月21日晚,太原新晋商联盟秘书长刘晋萍也接到陈明亮的电话委托,于当晚10时赶到××文摘报,与负责人就这一事件进行交涉,强烈要求报社收回当期报纸并刊登及在网络等平台发布更正和致歉。但报纸已经分发到订户手中,鉴于这个要求操作难度太大,双方最后达成协议:报社在最新一期报纸头版刊登更正和致歉声明,同时联系一些业内网络和媒体对陈明亮本人进行正面报道,尽量消减这起事件的负面影响。

  9月24日,该报刊登了一则更正。紧接着,9月25日,又刊出了《重庆山西商会会长——陈永贵之子陈明亮》一文。“……陈会长一心一意投入商会工作,为晋渝两地经济的发展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工作,获得了全体成员的一致好评。今年5月重庆市第十二届渝洽会期间,陈明亮会长带领重庆山西商会接待以李小鹏副省长为团长的山西省代表团600多人,受到山西代表团及各地代表团的高度赞扬,并收到了代表团组委会的感谢信。就在9月刚刚结束的‘2009新晋商大会暨新晋商形象展示与产业博览会’上,陈明亮会长作为特邀嘉宾,亲率重庆山西商会几位副会长参加了此次大会……”

  以上文字,也就成为世人所知为数不多的关于陈明亮的最新介绍。

  敲警钟 报道何以轻率出笼?

  涉赌、涉黑,涉及重要历史和政治人物后人,如此题材如此内容如此有分量的报道,为什么会以如此方式轻率见诸于世?其根源究竟出于何处?其作者创作目的又何在呢?如果只为哗众取宠贪图稿费,他怎会不考虑社会影响和可能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呢?

  我们顺藤摸瓜般寻找事件的出处。到目前为止,惟一已刊出“更正”启事的,也是影响相对广泛的山西省这家媒体,其9月22日刊载的《陈永贵之子陈明亮涉赌涉毒被刑拘内幕》一文,清楚注明是转载自天津某文摘杂志。而这家以“生活之友、当代明星、社会纵横、法制文摘”等为主要版块的周刊在9月14日刊出的同样内容和标题的文章下,也清楚注明是“某人荐自《××人物》,作者肖湘”。而这份《××人物》,我们在网上大力搜索后也只能找到一个刊物名称和邮发代号,除“双月刊,15元”外,我们无从知晓其他任何有关信息。

  9月29日,记者终于辗转联系到这家位于四川的“始作俑者”。在电话中,记者询问是否有名为“肖湘”的记者或编辑并希望请教,对方工作人员没有给出确定的回答。在进一步问清记者希望查询“陈明亮报道”之来由后,对方语气恳切地告知:“我们也在落实这个事情,目前无法回答。如需了解,可过几天再打来电话”。

  在辗转寻找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该刊物性质是“层层挂靠在某杂志名下的某刊物的正副刊”。在随后对四川省新闻出版局的电话求证中,我们没有找到这家刊物的记录,只找到了其两重挂靠单位之上的刊物。

  在对一位文摘类刊物资深编辑的采访中,他表示:“通常,此类文章如果引发法律争端,则判定文章作者的出发点是有意还是无意很关键,否则不好说。”


成都调查公司电话:028-85058885

Copyright © 2009 成都调查公司网站 www.fuermosi.net.cn 本站版权归成都数迈科技有限公司 律师事务所所有!

本站关键词:成都调查公司 成都侦探公司 成都侦探社 成都侦探